北洋水师惨败三大内部原因

煤烟烧成“安魂曲”

北洋水师的铁甲船都是蒸汽船,需要烧煤。而其煤炭供应商也是晚清公司在洋务运动中大名鼎鼎的开平矿务局。

1878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任命唐廷枢为督办,开办开平矿务局,上手就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先进机器,生产发展迅速,煤质十分优良,时雇用矿工3000余人。不过七八年时间,就发展为全矿工人17000多人,年产60万吨,可谓是晚清公司的样板项目。其所产原煤,不但供给北洋水师,还供给天津机器局、轮船招商局、上海江南制造局等,可谓洋务运动的能源中枢。

开平矿务局五槽(第五工作面)所产的燃煤“质量最好,西人有用其煤者,谓此乃无上品,烟少火白,为他国所罕有。”“烟少火白”这一点对当时的海军极为重要,因为锅炉烧煤就会有煤烟,而优质煤燃烧充分,排出烟气较小。在茫茫大海上,滚滚烟柱极易被发现,而烟少则意味着军舰在航行时更不易为人发觉。北洋水师各舰一向烧的是五槽煤———“天津东西两机器局,兵商各火轮船概行烧用。”但到了1892年,一切都变了。

1892年,开平矿务局的创始人、洋务运动的核心人物之一唐廷枢病故,开平矿务局督办换人。如此重要的部门老总岗位,在晚清公司权贵眼里只是个大肥缺。原为醇亲王奕譞侍从的张翼接手开平矿务局———这无疑是一个人际型管理者,能力平庸,但上面有人。

张翼上任后,再也不肯把最优质的五槽煤卖给北洋水师了。在张翼眼里,北洋水师不是一个好客户,出价低、回款慢,优质煤卖给他不如卖给他人,而八槽煤(第八工作面)“渣滓甚大,局船两相概不买用,天津存货一千数百吨,贬价招徕,尚无买主”,正好抵给了北洋水师。这些劣质煤烧起来不但没劲,而且残渣煤灰极多,导致浓烟滚滚,对军舰动力设备还损害极大。(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朝鲜战发后,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三番五次写信向张翼抗议:“包煤专备行军之需,若尽罗劣充数,实难为恃,关系之重,岂复堪思!”而奴才出身、上面有人的张翼哪会怕“长毛出身、上面没人”的丁汝昌啊,对丁的抗议置之不理。

直至黄海海战临战前,丁汝昌还在为了煤的事与张翼反复扯皮:“迩来续运之煤仍多碎散,实非真正五槽。发极碎块,恐足下亦未及周知。”

但悲哀的是,整个晚清公司,最终都没能给临阵冲锋的北洋水师供给合格的煤炭。载着劣质的八槽煤,北洋出战了。

现有史料表明,那些优质的开平五槽煤很可能是被日本联合舰队买走的。甲午战后,曾有人因五槽煤卖往日本一事弹劾过李鸿章,但未彻查出结果。

这有烟与无烟煤的区别,在战场上完全显示出来了。1894年9月17日上午10点50分,日本联合舰队在大海中率先发现了北洋舰队的滚滚浓烟,并根据烟柱情况判断出此为北洋水师主力,从而积极备战。而直到一个多小时后的中午12点,北洋水师才看到日本联合舰队的煤烟,从而紧张备战。50分钟后,黄海海战爆发。靠着北洋水师的劣质烟煤,日本舰队相比北洋多了1小时的备战时间,让日本联合舰队宽裕地排出了“单纵阵”阵型,就是利用该阵型,才将其火炮快速、舰船迅疾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就在北洋舰队的水手们在警铃声中仓促紧急奔向各自战位时,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已经让日本水兵吃完午饭,甚至破例允许他们饭后随便吸烟———“因为很快就要进行战斗准备,进餐可以使精神彻底镇静下来,而且为了让大家镇静,还允许饭后随便吸烟。”

弹药问题凸显管理混乱

除去日常管理不当、训练不到位、没有做好战略煤储备外,北洋水师还存在诸多细节管理问题,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弹药问题。

1894年7月,清、日外交谈判破裂,双方进入战争状态。7月25日,丰岛海战爆发,济远、广乙、操江三舰在承担运兵任务时,遇到日联合舰队袭击,济远舰被重伤、广乙受伤后自沉、操江号被俘,日方仅吉野号受中度伤而已。丰岛海战规模虽然不大,但已经确确实实把战火烧到了眼前———如果说之前晚清公司有些人还在想清日之间是否还有外交斡旋空间、海军是否参战种种犹疑问题,但丰岛海战之后,已经明确看到日本联合舰队的刀锋了。面对如此迫近的硝烟,北洋水师主力舰队虽忠勇爱国,但在管理上却乏善可陈,依然用混乱、低效的管理方式前行,最终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据统计,在“定远”和“镇远”舰发射的197枚12英寸(305毫米)口径炮弹中,半数是固体弹,不是爆破弹。另据镇远舰上协助作战的美国人麦吉芬回忆,在黄海海战的最后阶段,日本联合舰队本队“向东南引退,我两铁甲舰即尾击之。至相距约二三海里,彼本队复回头应战。炮战之猛烈,当以此时为最。然而,镇远射出六英寸弹百四十八发,弹药告竭;仅余十二英寸炮钢铁弹二十五发,而榴弹已无一弹矣。定远亦陷于同一困境”。诸多史料也指出,北洋水师之所以败得如此惨烈,其中一大重要原因就是弹药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弹药不足一说外,对北洋水师的弹药问题还存在其他说法。

曾经在北洋水师服役的池仲祐在《海军实纪。述战篇。甲午战事纪》中披露,由于天津军械所的失误,炮弹大小与舰炮口径不符,导致了北洋水师的失败:“而战时子弹巨细,多与炮径不符,则为天津军械所之所误也……舰队赴领子弹,所发口径不符者,运至舰,觉之已晚,临阵不应手,所以败也。”

近年又有人发现了当时北洋水师炮弹充足,但这些军火一直被存放在旅顺、威海基地的弹药库里。并由此认为,造成北洋水师在黄海海战中弹药不足的责任不在天津军械局,而在北洋水师自身未携带足够的炮弹上阵。

细究弹药不足说、弹药不合口径说以及未携足量弹药上艇说,均可发现弹药问题背后更折射出了北洋内部、外部管理的混乱问题。

黄海海战爆发于9月17日,此时距离丰岛海战已经将近两个月。不考虑之前的备战时间,仅以此段时间计算,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北洋水师竟然没有搞定炮弹问题。不管是进了一批错误口径的弹药,还是没准备够弹药,还是未能把弹药运上军舰,都反映出了军械弹药管理环节的严重缺失。如果是弹药不足,那军需部门几个月时间在做什么?如果是弹药口径不符合,那军需部门又是怎么下的订单?如果弹药到位、也符合口径,但没有搬上军舰,那更是不可理喻。

总之,敌军压境,北洋水师在未解决好弹药问题的前提下,竟然就出发迎敌了。举晚清公司之力,20年,数千万两白银打造的铁甲舰队,就这样上阵了。

反观日本联合舰队,他们不但装备了发射后不会产生浓烟的装包棉火药,还秘密使用了一种自己研制的弹头装药———苦味酸炸药作填充药。该火药为日本工程师下濑雅允历时3年研究所得,在日本军史中被定名为“下濑火药”,1893年1月28日正式开始在日本海军中换装此种炮弹,此举在当时世界都极为少见。这种炮弹具有一系列惊人的特性,首先炮弹的灵敏度极高,即使命中细小的绳索都能引发爆炸,而且爆炸后不仅会形成普通黑火药炮弹爆炸时那样的冲击波和炮弹碎片,还会伴随有中心温度高达上千摄氏度的大火,号称对钢铁都能点燃,这种火药爆炸形成的火焰会像汽油着火一般四散流动,即使在水中都能持续燃烧一段时间。

换而言之,仅就炮弹这一问题,清日两军就已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了,日方装备已经胜出一个“代际”。这种装备差异得益于日本公司内自主科研实力的长足进步,这与靠引进为主的北洋水师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后勤配套管理严重缺失

除去煤炭、弹药等问题外,涉及到舰队外部资源的配套管理更是严重缺失。

北洋舰队当时主要的维修点有两个,一是旅顺口船坞,二是大沽口船坞。两大船坞为北洋体系内的核心后勤维护机构,但这两大后勤机构对北洋水师的维护极不到位。军舰均设计有多个密封舱,如舰体一处进水后,可关闭漏水处密封舱,凭借其他未漏水的密封舱,仍可获取舰艇整体安全。密封舱设计的关键在于“舱门橡胶密封条”要能起到密封的作用,能够隔绝渗水。

可叹的是,临阵前,致远号管带邓世昌曾多次提出“致远号”水密门因橡皮垫老化,需要更新,但维修部门置之不理,最终临战之时,致远号中炮进水后,海水迅速灌满各舱室,“故该船中炮不多时,立即沉没。”

除了“舱门橡胶密封条”这样关键部件的缺失外,两大船坞的维修能力更是远逊日方。黄海海战之后,日本舰队也损伤严重,其松岛、比叡、赤城、西京丸四舰受到重创,其余各舰均有不同程度损伤。但经过五天的修理后,日本舰队便恢复了巡航能力,继续出现在大清的海域之上。而反观中方,直至半个月后,丁汝昌在与李鸿章的书信中犹在哀叹:“时下各舰备炮破损三分之一,修复之配件尚未到达。平远舰舵向运动不便也无榴弹炮弹,广丙舰炮弹所剩仅60余发。定远、镇远舰锚机破坏,起锚作业需时两个小时,若遇风浪即便费时亦不得,完全修复工期难保……”

现代化战争,打的已经不是血勇之夫或一腔豪情了,如果没有好的组织管理体系和后勤配套支持,不管将士多么勇敢,都难以笑到最后。仅仅4个月后,北洋水师于威海卫全军覆没,提督丁汝昌、总兵张文宣、定远管带刘步蟾自杀殉国,北洋海军残余舰船“镇远”、“济远”等4舰和6艘炮艇及全部军用物资被日军掠去。

甲午海战至今已经100多年,面对滚滚黄海波涛,总有人不断感叹,如果北洋的军费没被挪去修颐和园;如果北洋水师买到了快速的军舰,而不是被日本买走;如果致远号撞沉了日方旗舰吉野号……

单论战舰硬件,清、日双方实力相当,清方甚至略强。但细翻检,北洋的战败不是偶然所致,个别因素的改变,无碍整体大局的发展趋势。但如在组织管理上不能真正秉承专业精神、管理细节到位,再多的偶然幸运,都无碍必然的最终陨落。

米粒在线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2年11月13日14:19:0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miliol.org/967.html
生活道理

熬夜如何改变了我们的身体

熬夜的危害有很多,如:经常感到疲劳,免疫力下降:人经常熬夜造成的后遗症,最严重的就是疲劳、精神不振;人体的免疫力也会跟着下降,感冒、胃肠感染、过敏等等自律神经失调症状都会出现。 头痛:熬夜的隔天,上班...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