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7年成世界第1,现身家279亿

他7年成世界第1,现身家279亿

汪滔出生于1980年,在杭州长大,这个位于中国中部沿海地区的城市也是阿里巴巴的总部。汪滔的母亲是位教师,后来成为小企业主,父亲则是一位工程师。
汪滔上小学时,将大部分课外时间花在与航模有关的读物上面——相比中等的学习成绩,这种业余爱好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慰藉。
汪滔梦想着拥有自己的“小精灵”——一种搭载摄像机跟在他身后飞行的设备。在汪滔16岁的时候,他在一次考试中得了高分,父母为此奖励了他一架梦寐以求的遥控直升机。然而,他不久便将这个复杂的东西弄坏了,几个月后才收到从香港发来的用于更换的零部件。
由于成绩不是那么的出类拔萃,汪滔考取美国一流大学的梦想也破灭了。当时,汪滔最想上的大学是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但在申请遭到拒绝后,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香港科技大学,在那里学习电子工程专业。在上大学的头三年,汪滔一直没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但在大四的时候他开发了一套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他的人生由此改变。

为了这最后一个小组项目,汪滔可谓付出了一切,甚至不惜逃课,还熬夜到凌晨5点。虽然他开发的这个机载计算机的悬停功能在班级展示前一晚出了问题,但他付出的心血并没有白费。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Li Zexiang)慧眼识珠,发现了汪滔的领导才能以及对技术的理解能力。
于是,在他的引荐下,这个性格倔强的学生上了研究生。“汪滔是否比别人更聪明,这我倒是不清楚。”李泽湘说,“但是,学习成绩优异的人不见得在工作中就表现地非常突出。”
汪滔最初在大学宿舍中制造飞行控制器的原型,2006年他和自己的两位同学来到了中国制造业中心——深圳。他们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中办公,汪滔将他在大学获得的奖学金的剩余部分全部拿出来搞研究。大疆科技向中国高校和国有电力公司等客户售出了价值6000美元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被焊接在他们的DIY无人机支架上。

这些产品的销售让汪滔可以养活一个小团队,而他和香港科技大学的几个同学则依靠他们剩余的大学奖学金生活。汪滔回忆说,“我当时也不知道市场规模究竟会有多大。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开发一款产品,能养活一个10到20人的团队就行了。”
由于缺乏早期愿景,加之汪滔个性很强,最终导致大疆科技内部纷争不断。大疆科技开始不断流失员工,有些人觉得老板很苛刻,在股权分配上很小气。在创立两年后,大疆科技创始团队的所有成员几乎全部离开了。汪滔坦言,他可能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完美主义者”,“当时也让员工们伤透了心”。
虽然一路走来很艰辛,最初每个月只能销售大约20台飞行控制系统,但由于汪滔家族的世交陆迪(音译,Lu Di)的慷慨解囊,大疆科技最终还是渡过了难关。2006年晚些时候,陆迪向大疆科技投了大约9万美元——汪滔说,这是大疆科技历史上唯一一次需要外部资金的时刻。
在拿到融资之后,汪滔继续开发产品,并开始向国外业余爱好者销售,这些人从德国和新西兰等国家给他发来电子邮件。有一次在美国,汪涛看到《连线》杂志主编安德森创办了无人机爱好者的留言板DIY Drones,上面的一些用户提出无人机应该从单旋翼设计走向四旋翼设计转变,因为四旋翼飞行器价格更便宜,也更容易进行编程。于是,大疆科技开始开发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更为先进的飞行控制器,开发完成以后,汪滔带着它们到一些小型贸易展上推销,比如2011年在印第安纳州曼西市举办的无线电遥控直升机大会。

正是在曼西市,汪滔结识了科林·奎恩,他当时经营着一家从事航拍业务的创业公司,正在寻找一种通过无人机拍摄稳定视频的办法,并给汪滔发去过电子邮件,询问大疆科技是否有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汪滔当时从事的研究恰恰是奎恩所需要的,即新型平衡环,可通过机载加速计在飞行中调整方向,以便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画面始终能保持稳定,即便无人机在飞行中摇摇晃晃。
在最终开发出一款还算不错的平衡环产品之前,汪滔至少制造了三款原型产品。汪滔还想方设法将无人机的电机连接到平衡环,这样它就不再需要自己配备电机了,从而减少了零部件数量以及产品的重量。到2011年,飞行控制器的制造成本已从2006年的2000美元降到不足400美元。
到2012年晚些时候,大疆科技已经拥有了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软件、螺旋桨、支架、平衡环以及遥控器。最终,该公司在2013年1月份发布“幻影”,这是第一款随时可以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而且第一次坠落不会造成解体。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幻影”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
一开始,大疆科技只是希望“幻影”能让公司收支平衡就行了,毕竟这款无人机的零售价只有679美元。汪滔说,“我们开发了一款入门级产品,旨在避免与竞争对手展开价格战。”然而,“幻影”无人机不久即成为大疆科技最畅销的产品,令公司的收入增长了4倍,而且这一成绩还是在几乎没有任何市场投入的情况下取得的。

更为重要的是,这款产品还被销往全世界——这种趋势还延续到今天:在大疆科技的总营收当中,美国、欧洲和亚洲等三个地区各占30%,剩余10%则由拉美和非洲地区贡献。这恰恰是让汪滔感到骄傲的地方。“中国人总认为进口产品的质量一流,而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一般。好像我们自己的东西总是二流产品。我对整个市场环境感到不满意,想要做些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他说。
在深圳的办公室里,汪滔正畅想着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未来,但他的解释却不容易让人搞明白。汪滔说,自己现在就好像是在挥舞着一把有450年历史的日本武士刀,砍向一张倒霉的名片。他说,当武士刀将这张名片砍成碎片时,“日本的工匠在不断追求完美。中国人有钱,但是产品却很糟糕,服务亦是如此。如果要造出好产品,你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
大疆科技的产品要想达到汪滔所说的日本手工艺品的那种完美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汪滔公开承认,“幻影”无人机“不是完美的产品”。据悉,有些机型由于软件故障曾驶离了使用者之前设定的轨道。他承认,“我们确实需要改进,”并表示公司还将扩充员工数量。大疆科技的技术支持团队目前只有200多人。

随着无人机开始向农业、建筑业和地图等商业应用领域的扩展,但汪滔并不想与他人分享天空,并下定决心要保持大疆科技的市场主导地位,他说:“我们当前面临的主要发展瓶颈是,如何快速解决各类技术难题,不能满足于眼前的成绩!”
现如今,大疆科技已经发展成为一家年营收5亿美元、净利润1.4亿美元的创新科技公司,占据全球无人机市场70%的份额,被誉为中国科技行业的骄傲。其最新一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100亿美金,而随着大疆的成功,持有公司约45%股份的汪滔,身家也达到了45亿美金(279亿人民币),进入福布斯2015年全球科技富豪榜前100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