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欲撤:智能硬件的生存逻辑

  • A+
所属分类:科技

从概念图到最后出成品,至少要四五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创客空间创始人王盛林如此评价。
土曼创始人汪伟也反思。在只有设计图,尚未明确产品的工艺可行性与成本控制的情况下,土曼就开始预售并提前数月预收货款,导致后续的设计、生产全部陷入赶工状态。
可穿戴设备半年的量产周期甚至比手机的生产周期还要长,一个原因在于,整个产业链还不够成熟。
发展初期,可穿戴设备在软件上没有类似智能手机的成熟系统,Android wear系统是否能一统江湖尚不确定;硬件方面,无法奢望有类似手机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即使想仿制和抄袭其他以成型产品,受零部件保护政策的影响,“山寨”一款产品的成本,很可能比原产品还高。
在过去的几个月,一家想山寨Misfit shine这款可穿戴设备的公司已经尝到了艰难:国内的方案厂商的打孔技术不过关,很难做出shine气孔镂空的效果。零部件采购成本可能是shine的10倍之多——即便如此,零部件厂商还需要两个月之后才能交货。
深圳云集了大量的硬件方案提供商和代工厂商,这可能成为智能硬件生产的一大优势,但创业者要找多家厂商洽谈来敲定最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方案泄露的风险。即使可以实现量产,设备的良品率也是一个大问题。一个可参考的数据是,Jawbone的良品率只有5成。
”创业团队是搞不定工程化和量产的,创客做起来很痛苦。“上述投资人说。
伪用户需求和伪算法泛滥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运动和健康追踪将会成为可穿戴设备的主要市场,并由此延展出很多智能硬件,如体重计、血压计、座椅等,都会成为智能硬件领域创业的项目。此类产品的方向,主要集中在创造用户新的需求和解决用户当下的需求痛点。
但在产品层面,却明显存在伪用户需求、数据不可靠等问题,伪算法和数据分析在创业项目中泛滥成灾。
Jawbone、FuelBand等为代表的智能手环可以归为创造用户新的需求。从去年到今年,多家公司都扎堆于此,智能手环成为可穿戴设备的最佳代言。但该种基于数据监测的需求有多大,目前并没有一个显著的用户群体变成刚需。一个现实的情况是,在已经成为手环小白鼠的使用者中,能从购买后坚持一直佩戴的比例很低。智能手环并无有行之有效的督促佩戴机制,也缺乏基于数据分析的针对性建议。
血压计和血糖测量仪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对于有着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病的人群来说,此种便携仪器可能成为刚需——但前提是测量数据同传统仪器一样是可靠的。
一位已经试用过糖护士的糖尿病患者在最近一个月的测量中发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