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五新编一初入商海-李五与海盗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李五新编》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郑妙玲写的文作传记篇。

第二章-初入商海

四、李五与海盗

明代,在江南进一步发展起来的蚕桑业,仍然集中在苏州、松江、嘉兴、
湖州一带。苏州和南京分别为当时全国最大的丝织业中心,明王朝在这两
个地方的织造局设有大规模的丝织作坊,专为统治阶级织造奢侈华丽的锦
缎。由于在宋元间棉花种植已传入我国,此时南方的棉花种植事业逐渐发
展起来。棉花织成的布,很适合广大劳动人民的衣着需要,但丝织品在当时
并不是一般劳动人民所能消费的。因此在明中叶以后,江南丝织业便上升
为商品生产,已经出现手工业作坊的雏形。有人认为当时的宁波,已经发展
为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工业城市了。
江浙一带盛产的丝、棉因其产量多,有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丝绸滞销的事
情,每到这个时候,这种平时贵重的丝绸在产地却只能贱卖,这种在产地被
贱卖的丝绸在闽南地区却还是因物以稀为贵,所以价位一直是居高不下,不
是一般老百姓所能消费的。本来李五的货船向北运的是凤池糖和这些闽南
特产,南下的时候,船大多是空的。李五看到苏杭一带丝绸滞销,想到家乡
妇人大都喜欢丝绸做成的衣服,刚开始只是作为送给家人、朋友的“伴手
礼”,现在在闽南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苏杭的丝绸,于是李五便利用运糖
返回的空船把大量的丝、棉一船一船的运回家乡,在家乡分给村里的人加
工,再把加工好的绸缎、布匹、棉绩等成品,源源不断地送往东南亚等地销
售,南糖北棉往返贩卖,节省了大额的运费和成本,短短几年又因此积累了
大量的财富,家业极其鼎盛。
阳春三月,又到了甘蔗成熟榨糖收获的时候,李五用挂着三帆的大商船
把凤池糖载往江浙一带交易,再换回北方的特产丝棉纱运回泉州,在家乡凤

池织成绸缎,《马可·波罗游记》称这种绸缎为“泉缎”,特别是丝织中的提花
技术工艺精巧,“泉缎”就更加出名了。泉缎不但在国内销售,而且销往国
外,比如菲律宾、印尼一带,这为泉州丝绸业在海外的影响奠定了基础。李
五的大兄尚宾去世后,生意都落在李五身上,李五成为闽南小有名气的富
商,积累了大量财宝后的李五还是照样往返于江浙、齐鲁、台一带,做着丝棉
南下、闽糖北运的生意。李五从事的商业贸易,既改善了当时人民的生活,
又提高了泉州在世界的知名度。
东南沿海长期有海盗船出入,一时谈到海盗大家无不叫苦连天。那些
海盗也是盘算着机会,伺机作案,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狂风怒吼着,掀
起阵阵的巨浪,这种天气就是海盗作案的最佳选择,李五在这条海路上走了
几年,也是深知此时要多加注意,但这些海盗可不是吃素的,越是这样的天
气越有利于他们的行动。这天晚上来抢劫李五的海盗,名叫蛮子,在这一行
里已经做了多年,手段毒辣,很少失手,在东南沿海一带很是出名,一般人只
要听到他的名号,就会落荒而逃,不战而败。
蛮子率领众海盗,先是沐浴焚香更衣,这些近乎“神圣”的仪式做完以
后,就率众海盗到甲板上,他点香默默地念道:“但求老天佑我众生,赏我等
一碗饭吃,但求今晚出师顺利。”
说完先叩了三个响头,然后是众海盗也跟着嘴里念念有词后也是叩拜
了三个响头,而后一群海盗趁着夜色便野心勃勃、信心满满地奔赴“战场”。
蛮子等海盗在黑沉沉的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驶到李五这艘货船的边
上,李五这天运的是从苏杭下来的丝织品,这可是闽南一带最缺的货物,非
常值钱,蛮子等已经跟踪了几天后才选定要抢李五的货物。这些海盗只要
惦记上了一批货物,他们便没有失过手,所以这次他们来抢李五的货物也是
不费什么力气,李五的货物就这样轻易地被海盗劫持。他平时总是告诫伙
计们,在遇到危险的时刻,钱财乃身外之物,性命是最重要的。
蛮子率众海盗把李五的货物运到自己的船上,然后再把李五和他的伙
计也押到贼船上,李五眼看着就要到家的这批货物被这些海盗抢走,他知道
和这些海盗拼命是不可取的,他的心情当然是非常郁闷,他抽着烟袋,看着
烟圈一团一团地在眼前散开飘走。就在这个时候,李五偶然看到这艘海盗
船上的舱壁上挂着一只洞箫,洞箫! 一看到这支洞萧,李五的眼睛一亮,想

到自己长年漂泊在外,遇到几次海盗抢劫的事件,但都巧妙战胜了海盗,而
此次处境是如此危险,他禁不住往前走上几步,泪眼婆娑,他是想把满腹的
愁闷全部倾泻出来,一曲《阪棲闷》在海空回旋,音调低沉,令人愁肠百断。
悠扬而又婉转的箫声在夜空上盘旋,这箫声传到贼船的贼首蛮子的耳朵,他
觉得箫声很优美又很耳熟,于是顺着箫声,蛮子走出船舱,他想知道有谁能
够吹出如此的箫声,如此打动人心?
话说这贼首是闽南人,平素也喜欢吹洞箫,可能是附庸风雅,也可能是
长期不正常的海盗生活使其内心其实十分地脆弱,他也许需要一些音乐来
调节自己的内心。他曾经很正式地聘请南音先生教授过南音,对当时一些
名曲还是耳闻能熟,因此在这样的夜里,蛮子听到李五这箫声,一时竟感动
得热泪盈眶,就如在他乡遇上故知一样。
在这样的夜色,听到了如此打动人心的箫声,蛮子早忘记了眼前这位有
些瘦弱的人是他们劫持来的人质,身边这整船的货物是他的“战利品”,他命
旁人取来洞箫,竟然很陶醉很专注地吹了起来,那情景如果不了解的话,还
以为就是神仙音乐会了。李五早把自己和货物置之度外,当然他看不惯蛮
子以掠夺为生的海盗生活,所以他一直是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吹着,还陶醉
在刚才美妙乐曲之中的蛮子问李五:“你这洞箫吹得如此美妙,箫声有如泉
州南门外的李五!”
李五的伙计们本来被这群海盗劫持,担心着身家性命,都吓得浑身发
抖,但是当他们看到蛮子吹起洞箫的时候,就知道眼前这位彪形大汉也有一
腔侠骨柔情,或者事情并不会像刚开始那样糟糕吧,一位比较大胆的伙计听
到蛮子这样问李五的时候,不禁心里窃喜,他大声告诉蛮子:“此人就是李
五,除了我们家主人,还有谁能够吹出如此动听、美妙的曲子!”
蛮子一听非常吃惊,他对李五的富有和他的慈善之举是早有耳闻的,因
此是非常敬佩李五的,同时贼首在海上多年的“打拼”讲的更是江湖义气,他
想,既然此人是他平素非常仰慕和敬重的人,那就只能重结善缘了。他命令
手下人放了李五等人,并且答应过后几天会把李五的货船归还给他,分别前
的一个晚上还专门设宴真诚地给李五道歉。
晚风习习吹来,蛮子的心情也出奇的好,他因为意外结识大名鼎鼎的
“闽南第一箫”李五而非常开心,也许这些长年在海上偷盗的人也是性情中

人吧,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他们的职业是海盗,他们的本性也是凶恶的。
也就是说,蛮子之所以和其他海盗有所不同,可能是因为蛮子有音乐细胞,
这样爱好兴趣造就了蛮子不同于一般海盗的性格。
蛮子的兴致却没能打动李五,李五非常恨这些海盗,凶狠的海盗一出
手,这些被劫的货船和货主也就再无回天之力了,也许从此倾家荡产,李五
想到昨天被海盗劫持的情景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恰好这个海盗蛮子也喜
欢南音也会吹洞箫,那这次除了成船贵重的杭州丝织品全部被劫不说,这船
上大大小小的伙计十几个人怎么能够安全脱身? 想想真是万幸啊!
李五多么希望海上没有海盗,海上能够从此太平。此时酒过三巡,李五
规劝蛮子能够浪子回头,不要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但天生流淌着海盗之
血的蛮子是不可能被李五规劝的。让我们平静地想一想,海盗能释放人质
已经是看在李五的佛面上了,或许三杯酒下肚,他就会改变主意。看到不能
规劝蛮子重新做人,李五就更加闷闷不乐。酒喝到正酣处,蛮子居然要求李
五留在他的船上教他南音,李五委婉推辞了,蛮子无可奈何地对李五说:“不
然,我们做个朋友应该可以吧。”李五方才勉强点头答应。临别之前,蛮子还
郑重其事地对他说:“今后,你的商船出海时,只要将你“李五”旗号插在船头
上,就可确保海上畅通无阻,谁也不敢来骚扰、抢劫你的货物和钱财了!”李
五表示感谢,他们分手告别,李五乘坐帆船回到泉州港等候消息。
李五因其箫声打动了海盗而捡回一条命,待到他回到泉州港的时候,已
是身无分文了,他想:这次被劫走的货物虽然不算太少,但蛮子能把我放回
家已是相当幸运了,把命留住,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至于海盗答应的要归
还货船及货物那就得看上天的造化了,海盗答应过李五,再过几天就把货物
还给李五,让他在泉州港的码头等候消息。
李五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就近住在客栈里,等着海盗蛮子归还他的货船
及货物。没过几天,海盗真的把李五的货船归还给他,李五上船一看,船只
上所有的货物所剩无几,虽然很伤心,船只归还已是不错的结局,李五便与
人清理船舱,这时他发现船舱底下有几大捆的藤条,这些藤条用麻绳捆绑得
很结实,放眼数过去,竟然有好几捆。李五不知道这些藤条是从哪来的,藤
条是极为粗俗的东西,一般可用编篮子、桌椅、箱子等,不值钱,但也可以卖
些钱,应付一下眼前的难堪之处,于是李五便吩咐伙计把船舱中的藤条搬到

岸上随意堆放在码头等待出卖。
这一捆一捆的藤条又粗又重,堆放在码头边上几天了还没有人来买,李
五就叫人把它扛到客栈门口,这个时候刚好有个名叫阿阔的补篮匠经过,他
看到这里有藤条要卖便停下来买了一条,但任李五好话说尽,这个补篮匠就
只要一条,这样一根一根地卖要卖到猴年马月啊,李五希望阿阔多买些藤
条,但阿阔说生意不是很好,一根藤条便可做很多个篮子了,要等篮子卖出
去后再来买藤条,李五觉得他说得也很有道理,就不再勉强这个补篮匠了。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这个补篮匠在太阳一出来就急匆匆地赶到客
栈,说是要把李五剩下的藤条全部买走,价格多少都可以。李五当即觉得很
奇怪,明明昨天李五一再恳求他多买几根藤条,但任凭李五好说歹说,这个
补篮匠就是不同意,为何经过一个晚上,他的变化如此之大,看来其中一定
大有文章,这个补篮匠反常的行为是逃不过李五的眼睛的。
李五就是一个很细腻很敏感又很果断的人,当他感觉到事情不是表面
那么简单的时候,他就找了一个借口打发了这个补篮匠,等这个补篮匠回去
以后,李五走到藤条边看了很久,这些藤条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他
解开其中一小捆藤条,并用刀砍断它,但是刀却无法砍断藤条。李五蹲下来
仔细一看,这一看让他非常吃惊,因为他看到这些藤条的里面竟然还包着一
根细小的金条,他把所有的藤条检查过一遍,发现所有的藤条里面都有一根
细小的金条,这样的情景还是让他五目瞪口呆。李五心里很清楚,在这样世
事动荡的社会,这些藤条很可能是富商在运送金条的过程中,担心途中被劫
而作的伪装,真是福从天降啊。李五海上蒙难却因祸得福,得了一小笔财
富,有了这些金条,他就有了做南来北往更大生意的资本。回到凤池后,李
五又着手建立一支船队,大规模地从事海上经商活动。
贼首蛮子把李五当成朋友,以后每当李五的船队出航时,李五总要嘱咐
伙计把“李五”旗号插在领头的船只上,确保他们海上航行平安无事。长期
以来,李五的船队真的在大海上自由自在地航行,从未再受到海盗的骚扰,
于是他放手大胆地做他的海上生意,名闻天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