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五新编一童年时代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李五新编》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郑妙玲写的文作传记篇。

第一章-童年与青年时代

二、童年时代

敬斋公的大厝有前后院落,屋子正堂中间供奉着孔子的画像,敬斋公是
个手艺人,虽然不识字,但他对教育先祖孔子还是很崇拜的。孔子的画像是
敬斋公用一个玉器在泉州南门外的集市上换来的,后来又曾经用另外一个
玉器在集市上换来一本画着古人把玩南音的画册。敬斋公知道他想要什
么,年轻时的敬斋公和他的父亲一样挑着绑“笼床”的行头走南闯北,虽有些
人生阅历,但其间走南闯北的辛苦只有这些手艺人自己知道,所以敬斋公希
望子孙后代能够读点书,若无法取得功名,有点艺术修养也是不错的。每天
敬斋公对着孔子的画像点头膜拜,到了李家孩子一长大,父亲便让他们进入
乡学读书认字,从这一点上看,敬斋公的确是有些眼力。
其实李家也算书香门第呢,敬斋公的大哥就是一位教书先生,他到南安
三十二都云台开化洞岭平山边一村庄教书,在他书房附近山腰发现一处“麒
麟穴”风水宝地,并将父母迁葬于此。从敬斋公的第五儿子李五以后,这个
家族曾经出过五举人三进士,李五的“九落大厝”曾被总督赐匾“世锦芳留”,
一时传为佳话。
李五长到八岁以后,是越发长得俊秀,且性情温和,深得家人的喜爱,此
时他和兄长一样到乡学读书。日常功课中,一是写字,小李五还算用心,每
日都要仿写一到三幅字,这种结构的字一般每幅十六行,每行十六字。小李
五刚开始仿写时不拘一家,有欧虞,有颜柳,最喜欢的是颜柳了。他每日刻
苦用功,要求自己写得整齐端正。小李五尽心描摹,不多久便熟记于心。二
是背书,每次读一百至二百字,老师的要求很高,不但要熟记文词,还要略通
文理,这样的难度还是有些大。李五背书的时候,摇头晃脑的,眼睛微微闭
着,站在离老师大约半米远的地方,背不出来的时候,李五就得挨几个板子。
不过对李五来说,乡学教程最难的就是作文了,小李五对描摹和背书比较上

手,但对写文章则感到无从下手,私塾先生经常教他们先做一到两句的句
子,小李五按部就班慢慢就会一些简单的句子,但若要像真正的文人那样吟
诗作赋,那确实有些难度。
从小,李五经常到村边的渡口玩,他天生喜欢大自然,喜欢在大自然的
怀抱里尽情地挥洒他的童趣。这里的河岸长满芦苇,一到夏天太阳很迟才
下山,夕阳总是把孩子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李五喜欢看夕阳下的景色,
夕阳把两岸的景物都染成七彩的颜色,河岸就是孩子们的乐园,儿时的李五
会在渡口与其他的伙伴玩捉迷藏的游戏,甚至会下到江里去游泳,玩累了,
就在甘蔗林下睡着了,直到母亲一路找来,把他喊醒。醒来以后,小李五会
顺手摘根甘蔗就吃,这对孩子们来说真是莫大的享受,那样无拘无束的时光
带给李五非常快乐的童年。
小李五天资聪颖,他天生有一种对音乐的喜欢。当时十余岁的李五对
音乐的兴趣完全是属于天生与自发性的,肯定谈不上什么早期教育,更谈不
上李五在母亲腹中受到的在音乐方面的熏陶,倒是敬斋公喜欢在晚饭后哼
几支悠长、幽怨的莆仙小曲。莆仙戏是中国戏曲剧种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也
叫兴化戏,流行于福建省莆田、仙游二县及惠安、福清、永泰等地。莆仙戏源
远流长,晋末南北朝,中原百姓大批南迁福建,当时盛行的中原“百戏”亦随
之传入福建莆仙,并形成了在语言、唱腔和表演上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戏曲
声腔。莆仙戏的部分曲牌,其名目、音韵、词格与唐、宋大曲和宋词调相同,
尤其是仅存的早期南戏《张协状元》,就是莆仙戏常用的曲牌。莆仙戏迄今
仍保留不少宋元南戏音乐遗响,综合溶化莆仙民间歌谣俚曲、十番八乐、佛
曲法曲、唐宋声诗、词乐和大曲歌舞而形成的,用莆仙方言演唱,具有深厚地
方色彩和风味。敬斋公并非“骨灰级”的发烧友,但自娱自乐已是绰绰有余
了,他就这样用他的莆仙小曲影响着小李五的音乐世界。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李五在音乐上最早的影响,不知道为什么,李五对
音乐情有独钟,并且小小年纪就表现出在音乐方面的慧根来,儿时的李五只
要一听到父亲哼起莆仙小曲,小小的脑袋瓜就会不自觉地跟着不甚清晰的
节奏应和着。那时的农村,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条件,但那时很多村庄会组建
类似于现在的南音社,其实也是村民自发的在晩饭后的时间,如果在夏天的
时候人们往往是在院子里唱,如果是冬天村民们则聚集在那些有稍微宽敞

的房间里,昏黄的油灯下,村民一起有说有唱非常热闹。敬斋公在心情好的
时候偶尔会给村民带来几支莆仙小曲,并不是特别好,村民觉得风味不同,
有点特色有点意思,所以每晚敬斋公到南音社的时候自然会带着孩子一起,
一来消暑,二来小孩子的天性使然,很多小孩子会不约而同聚集到这里。南
音社里的琵琶、二弦、三弦、洞箫、拍板、四宝等等乐器经常引得小李五不停
地注视着它抚摸它,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小小的一个乐器居然能够发出如
此曼妙的声音。
发源于泉州的南音,保留着原汁原味的规制遗存、曲牌、曲谱和千百年
来口传心授的民间传统,虽说池店的南音社只是局限于村民的自娱自乐,但
村里的演出形式却还是称得上严谨的,村民遵守汉代相和曲“丝竹更相和,
执节者歌”的样式,演唱的方式主要以静态的坐唱或站唱为主,演唱者持拍
板居中,左上方为洞箫,下方为二弦,右上方为琵琶,下方为三弦。乐器演奏
也有规矩,琵琶起着指挥乐队的作用,三弦和之,犹如琴瑟和鸣;洞箫为主,
二弦为辅,“箫咬弦,弦入箫。”小李五觉得眼前这样的画面很熟悉,和他父亲
敬斋公先前用一块美玉换来的那本画册一样,画册中精美的图案引起小李
五的极大兴趣,那本仅有的画册上也可以看到这样的演奏姿势和演奏画面,
村里的老人只要听到琵琶声一起,立刻开始投入到集体自娱自乐的情景中
来,谁也顾不上在一旁发呆的李五。这天晚上的南音曲目是《昭君出塞》、
《琵琶记》,乐曲响起来,只见小小的李五,通红的小脸和着节拍点着头,一副
忘我的陶醉样子。南音社的音乐之所以如此吸引李五,李五能够比一般的
孩子听得更加入迷沉醉的原因,或许是他喜欢南音带来的在听觉上曼妙的
享受,或许在更大程度上是他同时也大约听懂这些乐曲包含的故事,因为这
些南音曲目、唱段的故事是李五所熟知的,这些传说是母亲每晚必定给李五
讲的故事。
话说李五每晚都要听到很迟,在村民们演奏结束以后,他总要留到最
后,并且帮忙收拾乐器,这些早就引起南音先生的注意。一天晚上,村民都
已回家,南音先生发现那位小孩独自拨弄各种乐器却吹不出声音,于是就摸
摸小李五的脑袋瓜,和气地问李五:“你是谁家小儿? 为什么现在还没回
家呢?”
李五摸摸鼻子调皮地回答说:“我是老莆田李家的孩子,我要跟你学习

南音。”
“嗯,不错,这个孩子看上去聪明伶俐,似乎很有音乐天赋。”南音先生喃
喃自语道:“奇怪,刚才不是已经教了吗?”
“乐器总是被你们大人占着,我都没有一样乐器,没有机会学,所以我要
等大人们回家以后才学。”
南音先生被李五一幅憨态逗乐了,其实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天资聪慧的
小孩子,于是南音先生答应单独教他,此后的每个晚上,当村民乐陶陶地伴
着星光回家以后,李五对南音的启蒙学习才刚开始,以后每天李五早来晚
回,勤奋好学。先生就严格要求他,授予知识和技巧。李五如遇到困难则大
胆提问,直到学会才罢休,深受先生的赞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