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李五–传记篇17篇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品读李五》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曾昆洛写的文作传记篇。续上一章品读李五16篇

如今的凤池故里,已是一个有着六七千人口的行政大村———池店村。
改革开放以来,这个有着久远历史的古老村落到处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是一处历史与现在,昨天与今天相互辉映的闽南侨乡。一方面,是近
十多年来如雨后春笋般矗立起来的一座座高楼大厦,是现代建筑;另一方
面,它又执着地保留了一种古朴,一种对于历史,对于传统的留恋———村中
随处可见画龙雕凤、古香古色的祠堂寺庙,这其中,有些是原汁原味的古建
筑,有些则是近年来的仿古建筑。
既然我的这篇短文中写的是关于李五的话题,那么,就不能不提及事关
李五的那些建筑、那些遗迹了。我首先想到了李五的故居。时至今日,人们
仍称池店的李五故居为“凤池九落大厝”。此“大厝”由纵横交接各三共九座
汉式五开间(或三开间)的房屋组成,其中包括了两旁的护厝及后面的“后界
土”。整座大厝实际有十二“落”建筑,“落”是泉州一带房屋单位的俗称,是
否可作“单位”之解———有待请教相关专家学者———各“落”之前皆有大石
埕,整座建筑(包括石埕在内),长近百米,宽有六十余米,面积有六千多平方
米,偌大的一片建筑群,令人想象到李五在世时,其聚族而居的人丁是多么
兴旺! 可惜的是,岁月流逝,时光不再,李五身后几百年过去,其族裔早已从
故屋繁衍出去,除居住在池店村各个角落外,海内外、港澳台皆有其族裔的
踪迹。于是,偌大的故居便冷清了下来。而房屋是靠人气养着的,人气稀
了,再大的房屋也要破落,而且似乎房屋越大,人气越稀,破落的速度就越
快,如今的李五故居,除了地基、石埕基本完好以外,老屋只剩下残垣断壁及
寥寥几间摇摇欲坠的厅堂,是作为各祧安放先人木主的“祖厝”。此外,但见
厝基内杂草丛生,一片荒芜,令人不忍睹视。长年以来,池店村的李氏父老
们也多次萌动修复李五故居的念头,乃因工程浩大繁难,资金短少而作罢。

另一方面,却又筹集巨资另起炉灶,择址建起新的李五纪念馆,建起新的“古
迹”。而原汁原味、地基布局完好的旧址却长年被冷落一旁,这实在是不智
之举。如果是因为李五故居旧址过大,一次难以修复,可否化整为零,逐一
修葺。万事开头难,有了开花,必有结果。遥想当年,李五捐资主建的浩大
公益工程,如洛阳桥、六里陂等。而今,他的故居却落得如此,着实令人满怀
凄凉,但愿能引起各界重视,从民间到官方,都将修复李五故居的事当作“一
回事”来重视,修复李五故居的意义,是多方面的,是不可言而喻的。
涉及李五的故居,除了池店村的“九落”大厝外,另还有位于泉州西街井
亭巷的城心大厝。
据李五后裔李清波先生介绍,李五的第三儿媳李秦氏是泉州卫武将军
秦杰之女,“性资聪慧,能通小学、列女传诸书,晓大义,好易经。”凤池的“九
落”大厝及井亭巷的九落城心大厝,都是明弘治年间(1488—1505年),李秦
氏据李五之意所建,关于李秦氏如何传承李五乐善好施的家风,我们在前面
关于桂岩宫及桂岩书院的描述中已提及了,不赘。这里之所以提到泉州井
亭巷的城心大厝,是因为这座大厝同样已经破落,甚至已被肢解得支离破
碎,它同样面临着“保护、修复”的迫切! 从某种意义上说,修复好、保护好一
座李五故居,甚至远比建起一百座摩天大楼更有意义! ———但愿我们每一
个后死者都能重视!
相对于已经破落的李五故居,李五的陵墓倒是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李五陵位于离池店村十公里处的烧厝山,李五的陵墓为三圹合葬墓,即
李五与其二位夫人董氏、吴氏同穴而葬。历代以来,李五陵屡遭盗墓贼之
劫,所幸于19世纪80年代,已由李五海内外族裔捐资修葺一新。1994年5
月,晋江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将李俊育(李五)墓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由
政府勒石竖碑,碑文称:“李俊育,生于明洪武十九年,卒于天顺元年,晋邑巨
商。以南糖北运、北棉南调沟通闽浙,对明初社会经济发展起促进作用……
修洛阳桥、葺六里陂、赈粮救饥、乐善好施,人颂其德,于今不衰……”
世事沧桑,城乡建设日新月异,但愿以后的城市规划者都能关注到一代
慈善家李五之陵,但愿一切开发商不会觊觎李五墓地———但愿这是笔者
的杞人之忧。
不管是凤池故里,还是泉州城内外,乃至江浙一带,有关李五的遗址还

有许多,但愿会有更多的人去瞻仰、去面壁、去关注、去保护。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榜样的力量是永恒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