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李五–传记篇10篇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品读李五》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曾昆洛写的文作传记篇。上一章是品读李五9篇,接下来继续分享10篇。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不久前那次关于李五的研讨会上,那位年轻的记
者质疑李五财富来源的话题。
在当下中国社会,不仅贫富悬殊日益严重,而且金钱的威力越来越大,
金钱不仅可以主宰一切,而且在一些人(不是少数)眼里,在一些社会场合
(不是小范围),金钱财富的多寡,成了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唯一砝码。这
种思维方式,决定了一种概念,那就是,只要拥有巨额的金钱财富,便是成
功。而全不用去追究取得这些金钱财富的过程(手段),这种思维方式一旦
成为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那是非常可怕的,那必然是整个社会的全面堕
落,这种社会必然充斥着尔虞我诈、坑蒙拐骗;这种社会必然充斥着走私贩
毒、杀人越货……一句话,一个只追求结果而不追究过程的社会是可怕的。
中国的经济改革,一开始就是在极端不平等的基础上起步的,这种不平
等包括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不平等,团体与团体之间的不平等,地区与地区之
间的不平等,等等。这种不平等必然会在全社会引发一种思维方式———疑
富、妒富、仇富。这种思维方式正在日益严重地变成中国当今社会的另一种
主流思想。
这同样是非常可怕的。
又想起马克思那句话:资本来到世上,是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血腥的。
将这句改变一下,套用到改革开放富起来的一些人(不是少数)身上,是不是
可以这么说:这些人拥有的金钱(财富),是每一个铜板都浸透了血腥,是每
一个铜板都散发着腐臭呢?
当代中国的许多所谓成功人士,是经不起推敲的———他们的“过程”。
而李五呢,他是经得起“推敲”的富翁,他是靠自己的“善贾”———凭着自
己灵活精明的商业头脑(经营手段),并守住了良心(道德)的底线,掘取了第
一桶金、第十桶金、第一百桶金、第一千桶金……他没有损人利己,他在自己

致富的同时,也致富了自己所处的那个社会,致富了自己所处的那些地域。
套用一句在现当代中国曾经十分时髦的一句话: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其
他人……
“南糖北运,北(丝)棉南运”,是李五的起家生意,也是他的当家生意(当
然,他长途贩运的物种还有很多很多)。完全可以想象,当年李五的“北(丝)
棉南运”是如何促进了北方养蚕业、种棉业的发展,增加了北方蚕农、棉农的
收入,丰富了南方芸芸众生的物质生活,而“南糖北运”呢,当然也是异曲同
“功”之效。
李五不是“红顶商人”,也不是“黑道商人”。
写到“南糖北运”,我又想起了上面写到的那桩事———明宣德年间,李五
在宁波的糖仓毁于风雨之后,在清理废墟时,他发现被土墙淹埋数日的“黑
糖”变“赤”了,味道更清甜了! 精明的商人李五,没有被巨大的损失击倒,他
发现了商机,在不幸中发现了商机,他绝顶聪明,他朦胧悟出了一个道理:是
不是“黑”糖经过红沙土的淹埋之后,会变“赤”了? 他记住了这一招,在完成
了鄞县“赈糖驱瘟”的善举之后,他日夜兼程赶回故里,是时,(榨)糖季未过,
他立即赶往(榨)糖坊,指导工人,将刚起锅的黑糖,袋装后盖上厚厚一层红
土———仿效宁波糖仓坍塌的土墙压在糖袋上的做法———一埋数日。随后,
扒开土层,果然大功告成,所有埋土“黑糖”变成金光闪亮的“赤砂糖”!
———这就是李五,一个不会被灾难击垮的商人李五,一个善于在灾难中
发现机遇的商人李五。
一座在风暴中坍塌的大糖仓,启发李五做出了“凤池赤砂糖”,一时间
里,“凤池赤砂糖”畅销八闽大地、长江南北! 李五赚得盆溢钵满!
于是,李五趁势而上,他发动各地农民广种糖蔗,他四处扩建(榨)糖坊,
传授“赤砂糖”的熬制技术,包销所有产品。赤砂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长
年不衰。宁波港的李五糖仓,一座变成三座五座! 甚或还变成了八座十座
甚至几十座上百座!
李五这样的致富术可恨吗? 可仇吗? 可妒吗? 写到这里,忽然有一个
名字冒了出来,袁隆平!
不久之前,网上疯传中国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个人拥有五辆高档轿
车。捕风捉影者似乎又在误导一条“仇”富、“妒”富的信息,又揪出了一个该

“仇”、该“恨”的富者。可是,这种“风”、“影”马上就被网上另一种实事求是
而且充满理性的声音淹没了: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解决了至少十三亿人的吃
饭问题,他拥有五辆高档轿车怎么啦? 更何况,经核实,所谓的袁隆平拥有
五辆轿车纯属子虚乌有!
可见历代以来,中国人绝大多数是追求理性、讲究良心的———而良心是
人类所有属性中最为高尚的属性(这是达尔文的原话)———中国广大的普通
老百姓,尤其是底层老百姓并不缺失良心,更非先天仇富、妒富、恨富,否则,
如李五这样的富者,这样的富甲一方甚至富可敌国的富人,便不会被人民传
颂至今,并且将永远传颂下去。
由李五,我想到袁隆平;而由袁隆平,我又想到了美国的比尔·盖茨。
中国有人恨比尔·盖茨吗? 没有———至少至今没有听说过! 如果一个民族
“恨富”、“仇富”、“妒富”到连袁隆平,连比尔·盖茨都“恨”、“仇”、“妒”去了,
那么,这个民族不但只好整体地穷死,整体地饿死,而且是十分地可恶,十分
地没有良心了。
中华民族当然不会是这样的民族! 所以时至今天,我们已逐渐脱贫了,
温饱了,不少人还小康了。
倒是,那些富了起来的成功人士,有多少人敢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扪
心自问,自己所攫取的、收敛的每一个金元,每一枚铜板,都经得起推敲吗?
都干净吗? 都经得起良心的拷问吗? ———如同李五,如同袁隆平,如同
比尔·盖茨! 当今,中国社会不乏形形色色的“成功人士”(富人),但如李五
这样的成功人士(富人),而且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充满了责任感的人是不是
太少太少了?
所以,更多的时候,良心是一种互动———所谓人心都是肉做的,所谓将
心比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还有制度上的。不久前,我就听说过,在美国及其他一些西方国
家,继承遗产是要课以重税的,据说要远远超过(所继承)遗产的50%以上!
比起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国来,美利坚立国才200多年,但就这个遗产税
制度而言,它无疑远比中国要进步得多,时至今日,中国(还有许多东方故
国)有关遗产税的制度还是一片空白。这就是说,中国富人的善举,靠的仅
仅是一种传统,而缺少一种机制,传统的力量自然不可轻视。然而,机制的

力量,也即法律的力量是否更加有力,更加可靠呢?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
“与国际接轨”已喊了几十个春秋,但时至今天,在许多领域,这种“接轨”还
只停留在“空喊”上,比如在足以推动整体社会重义(重善)疏财的精神(风
尚)上,大踏步前进的遗产税制度等方面的立法,我们显然是滞后了———而
这种滞后,同样是十分可怕的,它首先是不利于一个现代和谐社会的形成。
由李五,我想到这个话题,由这个话题,我又回想到李五。李五一生的善举,
完全是出于一种自觉,而非某种机制(法律)使然,这正是其难能可贵之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