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李五–传记篇5-6篇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品读李五》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曾昆洛写的文作传记篇。上一章是品读李五3-4篇,接下来继续分享5-6篇。


5、从布衣百姓到皇朝命官,尽管改朝换代,江山更迭,却为什么会有这么

多人投身到倡建洛阳(万安)桥的壮举中来? 为什么千百年来,泉州郡的父
老们不会忘记这些修桥之人?
多年之前,我曾经就这个问题请教过资深的泉州学学者、著名的归侨作
家刘浩然老师,他的答复引经据典,符合史实,令我信服。他说:洛阳江上未
造桥之时,万安渡上风浪无常,潮起波涌,过渡艰难。因此,泉州一带南来北
往者,不管仕宦缙绅、商贾行旅、挑夫走卒,每每不得从泉州北门进出,而要

往返取道于马鞍格而入河市,经仙游北上福州……一路爬山越岭。至今,只
要沿途行于古山间崖畔,仍隐约可见当年的故道痕迹……
由此可见,对于生活在洛阳江南北两畔的芸芸众生而言,在万安渡上修
建洛阳(万安)桥,是何等重要!

6、关于李五重修洛阳桥的故事,我听过多种说法,相信每一种说法都是真

实的,这种真实基于李五确实重修过洛阳桥,人们因而怀念他。人们从各自
的思维方式出发,将李五重修洛阳桥的善举以各种各样的传说一代代流传
下来。中华民族是一个多情的民族,但凡一个对百姓有过善举,尤其是大善
举的人———如李五,人们必然会以最纯朴、最原始的方式———以传说的方式
一代代地去纪念他。这种传说经一代代人的传承,一代代人的充实、修正,
而达到完美的境界。上面所写到的那个有关李五重修洛阳桥传说的版本,
我认为是我所听到的所有传说中最为完美、最为崇高的版本。所以,在这部
作品中,我选择了写它,因为它深深地感动了我,它之所以感动我,一是因为
那一次李五重修(加高)洛阳桥,没有掺杂任何个人的功利,不像有些传说,
指李五之加高(重修)洛阳桥,是因为其某次经商路过洛阳桥时,潮水挡住了
通道,耽误了商机,少赚了许多银两而发愿,如果皇天有眼,日后让他大发达
了,定要加高洛阳桥……凡此种种,皆不足为据。因为这更像是一种交
易———善举与利益的交易。而我写到的这个传说,却是李五在逆境之中,在
面对随时而至的死亡之时,他早已将各种私家利欲置之度外(他已无暇顾
及),他此时牵挂的只是在他身后,有谁来加高洛阳桥,方便过往行人?
———一个垂死的人,仍然怀着一种强烈的致力公益善举的责任心,这是
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精神境界!
———这才是真正的李五,这才使得李五千古流芳。
我们还是回到数百年前,继续关注那辆英勇抗击着死神,艰难地跋涉在
洛阳江大潮中的囚车———那困在囚车里的李五吧。

……囚车终于涉过滚滚的大潮,把洛阳桥丢在身后,越上了桥端的大
地———李英死里逃生了!
李五不仅逃出了洛阳江上死亡的潮汐,不久之后,他的冤情也得以
申雪。
大难不死的李五,又匆匆地赶回到洛阳桥畔来了。他走进洛阳桥头一
家小小的杂货店,来拜谢这里的店主。那一次囚车趟过洛阳(万安)桥的时
候,李五一行曾在这家杂货店里落脚,善心的店主不仅送上了热食,还为李
五烘干了衣裳……
此时已是明年深秋时节,在与店主交谈之中,李五得知上次囚车跨过大
潮暴涨的洛阳桥时,江上有发生舟船沉没、船客落水身亡的惨剧。听到此
事,李五竟潸然泪下,自责起来:“我长年经商,无数次过往此桥,怎么没发觉
到这等惨事……此次再生,我当重修洛阳桥,增高桥面,直至不被大潮所
淹。”杂货店老板素知李五财力不薄,且善举多多,然要将长三百余丈的洛阳
桥增高数尺,那绝对是千万银两的开支! 李五所言可是当真? 于是附和了
一句:“(你)如果真要重修洛阳桥,开工后,所有的竹杠由我承担。”此言一
出,隔壁另一卖黄麻索的老板又接上一句:“所用麻绳由我来出。”
后来呢,李五果真修起洛阳桥了。两个老板也果真提供了许多竹杠麻
绳,无奈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所需的竹杠麻绳该是多少? 据说二位小店主
因为一句顺口附和的话,险些倾家荡产! 然而他们所附和的不是别人,而是
当时泉州郡城众口相传的“富不过李五,善不过李五”的李五。李五念及二
位店主虽是小本生意人,却言之有信,且免费提供的竹杠麻索都是质量上
乘,他李五怎忍心让他们因一句附和的话而致两个家庭破产? 于是,李五按
市价付清了他们前期提供的竹杠麻绳款,而且随后整个重建工程所需的竹
杠麻绳也全部向二位店主进货。如此,两个小本生意的老板竟因李五重修
洛阳桥而发了一笔小财……
这些都是至今还流传于民间的有关李五重修洛阳桥的故事,是否真有
其事,或者仅是“传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五在当年是真真正正地重
修了洛阳桥,加高了洛阳桥。时至今日,我们还可以从洛阳桥的桥墩上去印
证这些史实。那桥墩的上下两截截然不同,下截当然是出自宋朝那位仙游
籍的名臣、泉州太守蔡襄之手,那是宋嘉祐年间的建筑,到李五生活的那个

明宣德年,五六百年过去,嘉祐年间的那座旧洛阳桥,桥墩已经严重下沉,难
怪每每大潮汐至,整座洛阳桥要被潮水淹没,桥面潮水数尺了。而上截(加
高部分),则乃明朝晋江凤池李五所为了。虽然上下两截桥墩的建筑风格迥
然不同,但新旧桥墩之间出神入化地紧密结合却使之坚不可摧,抗拒着数百
年的惊涛骇浪。此外,我们还可以在故洛阳桥南的蔡忠惠祠中,读到一方
《凤池李俊育公增修洛阳万安桥碑记》,那上面记载着:李五重修洛阳桥时为
明宣德六年辛亥(1431年)春。此碑虽已历五个多世纪的历史风云,但碑文
仍清晰可辨。除了石刻碑文之外,乾隆《泉州府志》也记载了明宣德年间任
泉州太守的冯祯向李五募捐重修洛阳桥的史实:“……(洛阳)桥因(因潮涨)
不得涉,守冯桢,以委英(李五),英出资高之,几六尺,凡费资万计……”
……五百多年后的这个春末的黄昏,我来到了洛阳江畔,站在蔡忠惠祠
外,只见洛阳江上暮雾蒙蒙。
此时的闽南大地,雨季已经到来———在这号称“四十九乌”的闽南雨季
里,小雨连着大雨,大雨接着小雨,没完没了。而我置身的这个晚春的午后
黄昏,天竟然放晴了,一抹迷人的夕照在西边的江面上闪烁,在洛阳江的上
游,或许雨并没有停下来,漫天雨水,汇成滔滔江水,如同千军万马,呼号着,
从西天滚滚而来,又呐喊着滚滚东去。虽然水大流急,但桥下的桥墩清晰可
见。时至今天,洛阳桥已抗拒了五个多世纪的潮起潮落、风击浪打;还有地
震,还有兵燹匪患,还有战乱烽火,天灾人祸……至今依然岿然不动———这
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工程;这是一些多么伟大的修桥者! ……我正沉思之间,
忽然感到脚下的水声戛然静止,低头细望,却见浑黄的江水已停止流动,随
后,往桥的东侧放眼望去,江水已呈蔚蓝。显然,是涨潮了! 那是蓝色的潮
汐,正从洛阳江口,从海面上,铺天盖地而来! 西来的江水与东进的海水在
桥下交汇,涨潮了!
刚刚还历历可数的几百个桥墩,此时已被潮汐淹没,沉于江中。
洛阳江上,晚春的落日已经不见踪影,江上水天一色……片刻之间,江
水陡涨了四五尺,江水直逼桥面!
然而,那潮水始终只在桥面下盘旋而已,并没有漫上桥面———因为我是
站在当年李五加高了六尺的桥面上。
……我的思路一下被往回拉到五个多世纪前,我的眼前又出现了明宣

德年间那辆跋涉在洛阳桥潮汐中的那辆囚车,那位困于囚车中名叫李五的
人……那时,洛阳桥还未“加高五六”,可以想象,当年桥面上的大潮是多么
令人毛骨悚然,李五面临的是什么样的灾难!
千古不息的洛阳江水,缓缓流过故洛阳桥,放眼望去,三百六十丈的桥
身横跨江上,桥上已不见故时巨石板桥面。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就听到
刘浩然老师说过:洛阳桥上的钢筋水泥桥面,是十九路军入驻福建时,由一
代著名抗日将领、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将军坐镇指挥修造的。而这之前,桥
板一色是数十吨重的花岗岩巨石板材铺就的。很难想象,千年前,如此巨大
的桥板是如何架上桥墩的? 而刘浩然老师还说过,在近千米的故洛阳桥上,
在未铺上钢筋水泥之前,有一孔石桥,桥板独异,此孔石桥,共有七条石板组
成,大小如一。每逢潮涨潮落,江水拍击桥板,竟然闻见咣当作响,犹如七弦
琴声,音调清晰分明,时人称“七弦桥”。当年,刘浩然老师还用一连串数字,
极其精妙地说出了洛阳桥的概貌:一石,一坊,一阁,二镇风,三城,四介士,
五井,六朝,七亭,八景,九塔,十三进桥院,二十八兽,四十六墩,八十一菩
萨,三百六十丈,五百栏杆。就说“一石”吧,此石原位于洛阳江北岸,故万安
渡石桥南侧,屹于江畔,石上可坐数十人,石正中,天然一孔。于此石上瞭
望,江上桥梁及南北两岸,尽收眼底,故此石一直称“瞭望石”。据传,由于此
石巨大,又立于高处,所以,历代主持修洛阳桥者,都将此作为司令台,在石
上天然孔中,树立旗杆,出工收工,升旗为号。可以想象,历代多少忧国忧民
的修建洛阳桥者,包括加高桥面六尺的李五在内,当年是如何运筹帷幄,深
谋远虑,又如何的潇洒英姿,站在“司令石”上,指挥万千修桥民工……历史
记下了这些前贤,传说记下了这些前贤———这其中有一个闪亮的名字———
李五。可惜此“司令石”已于新中国成立后,因公路扩展被炸毁。
刘浩然老师告诉我的故洛阳桥“一石……三百六十丈,五百栏杆”等奇
景,有的至今尚存,有的已湮于岁月,无从寻觅。限于篇幅,这里不去赘述。
由于此文主要事关李五,而加高洛阳桥,又是李五生平中的一项大善大德之
举,所以这里必须多多关注洛阳桥。
故洛阳桥,石梁飞架,贯通南北,由于历代屡次重修,已非原貌。洛阳桥
北为洛阳重镇,通惠安县城而至福州以上,桥南则可接漳州、厦门、潮州、广
州……所以,洛阳桥是闽南沿海福厦公路上的一座非常重要的桥梁,是福建

省的首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世纪80年代又升级为国家一级文物保护
单位。洛阳桥与河北的赵州桥,是中国两座相互媲美的古桥,欲知更多的有
关洛阳桥的典故,我们可前去请教刘浩然老师。
二十多年过去,刘浩然老师虽已年逾八旬,但治学锐气不减当年,依然
思维敏捷,耳聪目明,腰腿轻健,丝毫没有耄耋之态。时至今天,我仍不见有
如刘浩然老师这样的老前辈,对泉州学学术研究的用心———这似乎是题外
话了。
不久前,在此桥以东的江面上,又有一桥飞架南北,这是近年新建的又
一座洛阳桥。
如今的故洛阳(万安)桥。已少有过往行旅,它已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
护单位;成为泉州市的一道风景;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传说……
2012年4月,泉州城内外的刺桐花刚刚开过。
落日已经西沉。
这是清明节季里的一个难得没有落雨的夜晚。已近农历三月十五的这
个夜晚,一轮将圆未圆的月亮早早在江面上升了上来,柔和的月光洒满江面
铺满桥面,月光里,又有一拨远道而至的游客(他们操着外地口音),从我身
旁走过,在桥栏旁驻下脚步,依栏凭吊。我深信,他们和我一样,是为了一个
美好的名字前来凭吊———李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女人街 1

      这个文章跟你实际的博客表达的内容符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