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李五》传记篇3-4篇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品读李五》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曾昆洛写的文作传记篇品读李五3-4篇。


3、现在,让我们又回到明宣德年间的那个初秋,关注洛阳桥上那辆囚车,

关注囚车里的李英。
这应当是八月里一个大潮汐的黄昏,当那辆囚车走到洛阳桥上的时候,
江水已漫上了桥面;
水先是漫上囚车的车轮了……
而潮还在涨着;
水已漫上囚车的车身了……
而潮还在涨着;
水已漫到囚车内那个蒙冤人的腿部了……
而潮还在涨着;
水已漫临蒙冤人的脖颈了……
而潮还在涨着……
……
后退吗? ———囚车已没有退路,———囚车差不多是已行走到洛阳桥中
段了,前面的桥与身后的桥差不多是一样的长!
前进吗? ———风急浪高,潮水澎湃!
“水火无情”,洛阳江的潮水是可怕的!
此时正当初秋八月大潮汐的日子。满潮的时候,江水不仅要漫上桥面;

漫过桥栏;而且是往往要高于桥面一根扁担以上———所谓潮高逾五尺也!
一根扁担直立起来,是要高过普通人头顶的。
如此说来,这辆被潮水困在洛阳桥上的囚车———包括推着囚车的众兵
丁,以及囚在车内的李英,已经被死神裹住了。
那是名副其实的———灭顶之灾。
面对死亡,李英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自己的冤案吗?
他想到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家业了吗?
当然,作为商人,他或许还要想到生意场上那些未结的往来账务……
传说中,洛阳江上垂死的李英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一切。
他仰天长叹,他检点了自己的过失,那是什么样的过失?
———他想到长年以来,自己曾经无数次往返于洛阳江之上,为什么就对
这里汹涌的大潮视而不见? 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过往的黎民百姓饱受大潮漫
桥之苦?
———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洛阳桥面加高,抑或他是想过了,却没有
及时付诸实施?
现在一切都晚了———他正以戴罪之身,困于囚车,面对洛阳江的没顶之
潮,他痛心疾首自己没有机会来增高洛阳桥了。

4、洛阳桥,其前身是万安渡石桥,始建者系宋庆历(1041—1048年)初泉

郡人李宠。李宠者何人? 没有详史可查,但其在万安渡投石作沉桥一事却
在那册已泛黄的《读史方舆纪要》的古书上有所记载。沉桥亦可称为浮桥,
沉桥或浮桥之称应当是一种辩证的叫法:投石江中为桥,这种石桥在江潮涨
起之时,必然“沉”入水中,不能过往,所以称“沉”无误,而潮落之时,它又
“浮”上水面,方便过往,称“浮”也是对的。
万安沉(浮)桥始建于1041年至1048年之间,数年之后的1053年,又

有一位叫王实的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泉郡人再于万安渡上,兴建石桥,此桥就
是如今洛阳桥(万安桥)的前身了。此桥建于宋皇祐五年(1053年)四月,竣
工于宋嘉祐四年八月,历时六年八个月之久。而后,再由曾两任泉州知府的
仙游籍一代名臣蔡襄继续扩建。后人都将蔡襄视为洛阳(万安)桥的始创
者,而深有自知之明的蔡襄在其亲书的“万安桥记”碑文中,却并未自表其
功,而是以大量篇幅,记述了其前后倡建此桥者共有15人。从此事中,便可
看出蔡襄之为人心怀坦荡、光明磊落了。正因为如此,泉州一带的人们千百
年来用各种各样的传说缅怀着蔡襄,其中就有一段关于蔡襄建造洛阳桥的
传说。蔡襄祖籍福建仙游县,据传他任京官时,其母尚在世,曾一再嘱蔡襄
日后若回闽为官,应修洛阳桥,以造福百姓。在封建社会,官员不准在本籍
为官。当然,蔡襄也就不能回福建任职了。这就苦了蔡襄:不能回福建为
官,就意味着他不能建造洛阳桥了! 然一心想为福建父老乡亲修洛阳桥的
蔡襄是绝顶聪明的人,某日,他在陪皇帝至御花园前,先于皇帝必经之道的
一棵大树树干上,以蜜水蘸笔写下“蔡端蔡端,本籍做官”八个大字,于是,引
来无数蚂蚁围满了这几个字的每一笔。好奇的皇帝见状竟随口读出了围满
蚂蚁的这几个大字,蔡襄闻声立刻跪下谢恩。“君无戏言”,于是,蔡襄到“本
籍”福建当官来了,被任命为泉州知府。他开始得以兑现对先慈的承诺,实
现了修造洛阳桥的抱负———这是宋嘉祐年间的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