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李五

  • A+
所属分类:大慈善家李五

《品读李五》来自米粒在线分享的曾昆洛写的文作传记篇


1、一辆囚车,载着一个蒙冤的人,穿越了五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向我们

走来……
低矮的囚车上,落满历史的风尘,从明朝的宣德年间,从十四世纪的初
叶,走过近三百年漫长的清王朝,走过昙花一现的中华民国,走进了中华人
民共和国……向我们走来……
这是明宣德年间一个初秋的黄昏。如血的残阳,浮沉在西天的地平线
上。落日如血的余光染红了一条江、一座桥,一辆低矮的囚车,一个蒙冤
的人。
江是洛阳江,桥是洛阳桥,蒙冤的人叫李英。
李英,字俊育,号自然。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诞生于晋江凤池(今晋
江市池店镇池店村),于明天顺元年(1457年)逝世,享年七十二。李英于兄
弟中排行居五,俗称李五———这就是数百年来,泉州南门外长称不衰的那位
“富不过李五、善不过李五”的大慈善家李五了。

2、洛阳江是泉州城区以北约10公里处的一条江,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大
河。北宋太平兴国年间,析晋江县东北域设置惠安县。于是,洛阳江成了晋
江、惠安两县的分界线。在这条“县界河”的北畔,距惠安县城18公里处,是
泉郡重镇洛阳;南畔沿江,为泉州城东所属的桥南、后渚等。逶逶迤迤几百
公里的洛阳江,在流经洛阳镇的时候,江面豁然开阔,南北两岸相距超逾千
米,洛阳桥就横跨在此处的江面上。
据乾隆《泉州府志》载:“洛阳江,府东北二十里,纳境内诸山溪之水及惠
安县西北之水,流经府东入于海,群山逶迤数百里,至江而尽……”
站在洛阳桥往东望去,可见浩瀚的海面,那是东海。洛阳桥下,湛蓝的
海水与泛黄的江水,常在这里交汇。那是大海涨潮的时候,汹涌的潮水从洛
阳江外,从无边的大海,从遥远的天际,向着江口滚滚而入。于是,东来的海
潮挡住了东去的江水,这处江面骤然猛涨上来。
故前人称洛阳江“水阔五里,深不可址(测)”,“以四两纱线,系石下坠,
沉入江中,尚未能测其深浅。”这是一种极为原始的测试方法,当年的“四两
纱线”究竟拉直了有多长,系石坠入水中,洛阳江到底有多深,均无从查起,
但紧傍洛阳重镇的这段洛阳江下游,肯定是江涛浩瀚,深不可测的。据当年
的《惠安县志》载:“(洛阳江)集境东北诸水,注入康溪,达河市,至留公坡斗
门;其支流为长溪,再汇集大帽(山)等数十山水,纳支流长溪、沙溪(惠安)、
覆船山水……”这些是洛阳江北岸的概况。而江的南岸,旧晋江(县)境内,
以北则集罗溪白虹山、马甲双髻山、双阳山(大阳山、小阳山)、云谷、凤山等
山川峡谷之水……
千山万壑之水,以及大大小小无数支流,汇成了洛阳江的下游。据现代
水利部门统计,洛阳江集雨(水)面积超过300平方公里,其容水量之多,平
均流量之巨,远超号称泉郡母亲河的晋江。
“水阔五里,深不可测”的洛阳江,把泉州近郊的大地割成了南北两域。
这里比邻东海,海风可以冲江口长驱直入,于是江上常见风急浪高,波涛汹

涌。此江此风此浪,或可称为“天险”,而洛阳江上未有桥梁之前,过往南北
黎民百姓,只能借助舟船,然如此“天险”之渡,自古以来,有多少舟船倾覆江
中,有多少过客葬尸鱼腹———历史没有统计,简单的叙述是“每于风潮交作,
数日不可渡”。更有坊间传言“江中龟蛇兴妖作怪”……这一些,足以说明当
年过江的艰难险阻。而其时洛阳江南北两岸的渡头(码头),百姓称之为“万
安渡”。这个美好的称谓,寄托了一种美好的希望,其实,“万安渡”没有“万
安”过,“万安渡”的河床里,有多少沉舟,有多少白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